今天是:2019年06月26日 星期三 农历 五月廿四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80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特稿

助力校园健康饮水 我们在行动


来源:关爱明天      发布时间:2019-3-21 16:29:07 


本刊记者 罗晓庆


水是生命之源,健康之源,每个人都离不开水。而对于正处在身体、智力发育关键阶段的青少年,他们精力充沛、新陈代谢快速,对水的需求比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要更大、更高。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小学、初中、高中阶段的在校生人数合计1.83亿。他们的健康成长牵动着千家万户的心。  


客观地看,青少年是个基数巨大、饮用水需要标准高的特殊群体。通过走访部分中小学校,可以看到青少年学生在校园饮用水难的现象仍然存在:如无管网供水学校打井用水难、高山等位置学校水压小量不足、水质差无净水设备、桶装水供给不足、成本高等问题,都加剧了社会对校园饮用水的关注。让每一个学生都能享用足量、健康和负担得起的饮用水,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难题。“要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习近平总书记更是说出了全社会的心声。如何实现学生从“有水喝”到“喝好水”“喝放心水”,关心学生饮水健康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2018年,由省关工委主办,上海浩泽净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支助的“关爱明天•校园健康饮水工程”启动实施,将贫困地区和边远地区中小学校饮水设施升级改造作为开端,正式拉开了保障校园饮水安全的大幕。不久的将来,受助地区的中小学校供水设施将得到升级改造,保障200多万中小学生在校健康饮水需求。


困局篇


记者调查:校园饮水“困”在哪里


14岁的佳乐是名转校生,2018年转校到中江县仓山镇初级中学9年级。高个儿,戴着圆眼镜,很腼腆、文静。父母远在首都北京打工,只和外婆同住。家住中江县仓山镇正沟湾,是留守学生的典型模样。


比起在家有井水打,佳乐住校读书最担心的就是断水。该校处于仓山镇市政管网供水尾端,地势偏高,供水压力小。该校学生仅中学部就有1200多人,用水严重不足。


半小时“战役”            


断水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教室的桶装水。矿泉水公司每天送来的2桶水,班上70多个同学有时中午就喝完了。如果有体育课,喝得更快,佳乐时常只能忍着干渴上课;一面是住宿用水。学校宿舍楼下常年贴着一张布告:每天定点三次供水,早中晚,每次半小时。周末每次10分钟。尤其中午12点15分到12点40分,可谓是一场半小时抢水“战役”。


1.jpg


为了解决师生饮用水问题,学校常常出现令人“匪夷所思”的画面:平静的夏日,既没有火灾,也没有安全事故,消防车成了运水车,来回跑;三五成群的女学生提着开水瓶,晚饭前后,总往校外去买水;学校宿舍楼旁边地势较低的一排水龙头,倒成了“最受学生欢迎的聚集地”。半小时的“抢水战役”这里就是主战场。


早自习、中午、晚自习下课铃声一响,住校生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寝室,端着盆,拎着桶,在一排水龙头前排起了长队。“水流非常小,要等,下课时间紧张,只能跑快点”,佳乐说,“男生大多不怕冷,冬天也只在这里接一桶冷水,够早晚洗漱用的,就回宿舍了”。女生就比较“忙”了,要合理规划好时间,先要排队等冷水,还要提着开水瓶走去距离并不近的小卖部买热水。


该校至今还未有开水房供给热水,晚上回宿舍要喝水,只能去买开水。有的女生提水上楼非常吃力。尤其冬天,很冷,万一提洒了,就又要跑一趟。楼梯和走廊都是水,地面打滑,一不一心就摔倒了。


2.jpg


提水、买水度日         


“学校打井能解决缺水问题吗?”记者问。


“只能用不能喝。喝水还是要靠自来水,但自来水厂很困难,供给不足。”负责后勤的校长隆兵近来很是苦恼,此前,学校又请来打井队打过一次井,结果没选对地方,没打出水来。


“学生一窝蜂地拥在那里等水,有的娃渴了就直接喝凉水。没烧开的自来水明显不能喝。”


“为什么不能喝?”


一位任课老师感慨,“太浑浊了,接了水之后要沉淀一天,第二天再用。我每个月都要洗水桶,如果不洗就长青苔了。”


走读的9年级学生凤玲,不理解为何花了钱的桶装水常常不够?记者走访才了解到,当地自来水厂取水水源也是来自元兴水库,该水库为场镇及周边村约4万人提供饮用水,需求远远大于供给。以至于附近的自来水厂、矿泉水公司都无法提供足量的水。据悉,为解决高端和末端用户无自来水的问题,仓山镇党委政府现正在推进仓山自来水厂改扩建项目的实施,待新水厂建成后能改善仓山场镇及周边村缺水状况。


无奈之下,目前大部分走读生还是会选择从家里带水或者买水喝。家长常常跟隆校长抱怨:“孩子经常一回家就咕噜咕噜灌下一大杯水,要么就是在外面买饮料。习惯很不好,影响孩子身体发育和学习生活……”这早已经是隆校长心中的一块心病。


水质无法保障           


在中江县城最南端的永丰乡谭受学校,更为缺水。该校主要覆盖农村学生,学生有500多人,其中320名学生为留守儿童,寄宿学生300余人。不同的是,谈起缺水难题,从该校学生,到家长、老师,早已习以为常。老师田江涛是本地人,他感慨这辈子还没“享受”过自来水,戏言道:“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多么缺水了。”


在当地生活了几十年的人们早已习惯,盖房建屋,家里一定要打口井。节约用水,是常年缺水逼出来的习惯。打井这门手艺,在十里八乡都很常见。前些年还有从乡里运水到镇上卖的行当,“5块一小桶,生意还挺俏”。


9年级住校生刘婷笑呵呵地:“读了9年书,在学校还没洗过澡呢!”她大声告诉记者,教室也有装桶装水的饮水机用,只要每天送,就有水喝。但说起冲厕所,连连摆手:“啊呀呀,臭死人了。我们要每天提很多趟井水冲厕所。”


如何解决学生吃饭用水,同样也是谭受学校校长吴杰的心病。学校有一口30多米深的井,虽经过消毒处理,但经县疾控中心采水检测仍显示大肠杆菌超标,无法作为饮用水,只能供给学生洗漱、洗碗。在学校门口有一块大大的红色标识牌,写着“严禁私自下河塘、堰洗澡”。因到了夏天枯水季节,井水的水量不足,无法满足学校日常生活用水的需求,学校用水靠购买邻近农户的井水供应。“学校师生洗漱用水都困难,何况洗澡这么奢侈的事?”爱打球的男孩子,倍感煎熬,常常忍不住就跑出学校,私自寻河塘洗澡,安全问题着实令人担忧。


饮用水设备设施不齐      


面对校园缺水难题,以上谈到的两所学校均选择打应急深水井和建蓄水池,这也是大多数学校采取的对策。庆幸的是,德阳市关工委针对中江中南部片区几所饮水困难的学校正在开展校园健康饮水工程项目,其中涵盖了仓山镇初级中学,市关工委将调派专业打井队来选址打一口新井。而谭受中心校打井由水务局项目资金包干,同样将打一口新井以缓解缺水难题。近年来,德阳市纳入国家水利工程“十二五”规划中的华强沟、八角、石泉、姜家桥、三渔和丰家桥6座中型水库正在建设当中,其中什邡八角水库枢纽工程已在2018年底顺利竣工,是这座城市着力走出缺水之困的重要一步。


据调查,存在饮用水难题的校园大多处于水流低值、水资源匮乏、用水安全形势复杂的地区,和距离水源远无管网供水、地势高水压小和管网供水末端的农村、乡镇。边远农村学校在用水都难的情况下,因学校设备设施不齐,学生在校期间饮水问题更为凸显:有使用食堂大锅烧开水的,实际大多情况下并没有烧开,不适合学生饮用;有学生在校期间饮用水靠上学时从家里背水去学校,如此增加了学生上学的负担,且带水量有限,不能满足学生在校的饮用水需求;有学生在学校附近购买饮料当做在校期间饮用水,一方面是这些饮料不一定适合学生饮用,另一方面也加大了学生家庭的支出;更有很大一部分边远农村学校的学生直接饮用未经过严格处理的冷水……


3.jpg


直接喝凉生水          


有一些村小因办学规模不足百人,加之办学条件恶劣,已经撤并。比如简阳没有水源的校点仅一个,养马镇熊家扁村小,原来只能在距离学校50米处的两口农户水井担水用,如今已经撤并。


饮用水难的农村学校,有资金的选择打井建蓄水池,从矿泉水公司购买桶装水解决缺水难题,条件差的无法为学生提供正常的饮用水,只能从农户买水、借水,学生自行带水、买水喝。学生有钱买水、买饮料或者学校有桶装水供给,都是比较好的情况。尤其有一些贫困村小,身材小小的幼龄孩子没水喝,不论夏天还是冬天都是直接从水龙头接凉水喝,最令人揪心。


大坪乡中心小学地处天全县大坪乡毛山村二组,距离县城约10公里。现有师生159人。由于地处山区,地势相对较高,没有水源地,一直以来,自来水都不能满足居民生活需求。现该校用水为通过晚间少量自来水囤积,师生饮用水全部是桶装矿泉水。学校冲水厕所等设施一直无法使用。学校负责人汪天佑表示:“如果打井,给井水消毒的开支,一吨就要3块多,太贵了,负担不起。”


而不远处的鱼泉乡中小学条件又很糟糕。学校饮用水由乡镇管网供水,水源地为山泉水经蓄水池进入管网,水质硬。因学校条件有限,没有烧水设备,无法为学生提供正常的饮用水,学生喝水都是直接从管网水龙头喝凉水。学校特别希望相关部门能为学生配置一台既能为学生将水烧开,同时又能将开水降温至饮用温度,避免烫伤学生的烧水设备。


需要这种烧水设备的学校还不少。远在凉山州普格县荞窝镇的委洛小学,位于荞窝镇正东面的中梁子半山上的施加村,海拔1702米,学校有学生680人,其中寄宿制学生336人。学校饮水来源仅仅靠一条从三公里以外的洛哈村引进的水源。水流小,且受天气变化影响,经常出现缺水现象。雨量充沛的时候尚有水可用,雨量稍少即无水可取,但下雨天水浑浊,只能提前把水装到桶里静置,但并不能完全净化。而在旱季,水量大减,只能在周末时把蓄水池囤积满,才能供下一周师生使用。庆幸的是,远在深山,水资源尚算洁净。而孩子们淳朴单纯,惯于苦中作乐,下雨天站在雨中玩耍权当洗澡,高兴得不得了。


直击部分“饮水难”学校


土溪镇第一中心小学、三汇中学


两所学校学生均超3000人。从家里带水喝,买水、买饮料喝。有些班级集体筹集班费购买桶装水饮用。


关爱明天•校园健康饮水工程试点学校之一,如今已经装配了直饮水设备。


仓山镇初级中学


处于管网供水尾端,供水小,用水严重不足,且自来水水质差。学校组织购买桶装水饮用。就餐用水依靠食堂在学生上课时囤积、沉淀。


市关工委将调派专业打井队来选址打一口新井。


永丰乡谭受学校


无管网供水,师生饮水都是购买桶装矿泉水。学校有一口井,大肠杆菌超标,无法作为饮用水。枯水季,井水不足,学校用水靠购买临近农户的井水供应


当地水务局出资将打一口新井。食堂及教职工宿舍分别安装了净水器。


石厢子彝族乡中心学校


位于彝族乡万寿场,现有师生960人,多数为农村学生。现学校临时购买附近农户的井水和场镇商家的桶装矿泉水,以提供师生饮用水。对于农村家庭来说,费用太高。


学校特申请在校内新建一口水井。


大坪乡中心小学


现有师生159人。现该校用水为通过晚间少量自来水囤积的,师生饮用水都是桶装矿泉水,全部由学校财务负担,经费紧张。


中国扶贫基金会资金支持建了蓄水池,设备尚不够完善。


鱼泉乡中小学


学校现有师生110余人。没有烧水设备,无法正常饮用水,学生喝水直接从管网水龙头喝凉水。学校资金条件有限。


学校迫切希望能为学生配置一台烧水设备,既能将水烧开,同时又能将开水降温至避免烫伤学生的合适温度。


普格县荞窝镇委洛小学


学校现有学生680人,其中寄宿制学生336人。学校饮水仅靠一条从三公里以外的洛哈村引进的水源。水流小,且受天气变化影响,经常缺水。


学校希望能得到帮助。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80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