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农历 十一月初七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08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关爱活动

105个特困事实孤儿在仪陇的大山里筑起了一座“梦想城堡”


来源:关爱明天网      发布时间:2018-8-16 15:46:54 


这是“种太阳乡村儿童公益夏令营”开展在四川省仪陇县的第二个夏天。


由音乐创作人、舞蹈演员、营地教育专家、来自各地的大学生等共同组成的专业志愿者团队34人,用3周的时间,在仪陇县大山之中与105名特困事实孤儿,一同筑起了一座梦想城堡。


3.jpg


志愿者和孩子



在仪陇,20个孩子写了一首歌


博雅学校五年三班的教室里,孩子们的歌声响起:“无尽的天空无尽的我,无尽的世界无尽的歌……”


经过教室的志愿者悦悦,突然间流下了眼泪。她说,孩子们纯真的歌声打动了她。


这可能是史上最朴素的歌曲首唱式,因为歌曲的创作者就是坐在教室里的孩子们。


邹頔站在讲台上,微笑地听着这首《孩子的诗》。她是一名音乐创作人,也是此次种太阳仪陇营音乐工作坊的专家导师。


第一天上课时,她想让每个孩子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的家乡,大家一起来写一首歌。没想到孩子们纷纷表示,他们更想要自由发挥。那个下午,当邹頔接到一张张不同颜色的纸片时,她心中无比惊喜。


有人在纸上写:“家乡的变化非常大,比如一棵小柳树长大”,有人写“草场终会萎,天真总会散,你若想重聚,注定无天涯。”


孩子们眼中的世界或诗意、或早熟、或清新,总之“完全难以想象是这些天真烂漫孩子的亲笔字句”。


邹頔试着将孩子们的诗句重新组合,她发现这些诗句中竟然有种很内在的旋律。于是,她试着连夜将孩子们的诗句谱成曲。


第二天,当她将DEMO弹给孩子们听时,孩子们惊呆了。


张小青相当崇拜邹邹姐姐:“你知道吗?音乐一直是我的梦想,就像她那样,能用我们想说的话写一首歌……”


收获感动的不止是孩子们,还有邹頔自己。她在日记中写道:“这一刻时间变得缓慢、宁静,我内心被这一颗一颗闪光的种子点亮,好像回到自己孩童般的时刻……”


1.jpg


志愿者准备:孩子们初到破冰


105个“比孤儿更孤儿”的孩子


正如歌词里所唱的“小米粥包子炒豆角,还有挑不完的小辣椒”,仪陇县盛产豆角、小麦、油菜、水稻以及劳动力。在仪陇,外出务工潮改变了一代人的生活,也衍生出家庭重组、留守儿童、打工致残等社会问题。


长期关注当地乡村发展的仪陇县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高向军发现:在仪陇,有一些孩子无人教管,无人陪伴,有的被迫辍学去打工,有的居无定所,有的曾在街头乞讨……他们“比孤儿更孤儿”,却无法纳入孤儿救助体系,她将之称为“事实孤儿”。


从2010年起,她所创立的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开始援助这些“事实孤儿”。而此次参与种太阳夏令营的105名营员均是协会的援助对象。


[NextPage]


2768个人的努力


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从2017年开始,就与种太阳社会发展与创新中心合作,为事实孤儿提供为期15天的“启蒙、赋能、陪伴”公益夏令营项目。


本次参加仪陇地区志愿服务的29名志愿者,分别来自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高校与北大附中、北京十一学校等中学;而工作坊导师团队则包括邹頔这样的音乐创作人,以及建筑师、舞蹈演员、科学教育专家、营地教育专家。


2.jpg


志愿者准备:社区挑战和融入


种太阳是一家公益性的教育机构,聚焦于经济相对落后、留守儿童集中地区的9到13岁中期儿童,并为他们提供拓展可能性和创造力的夏令营项目。9年来,种太阳培育了志愿者导师2,768人,服务乡村学童9,809人。


15天的夏令营,其活动与课程内容以激发兴趣与赋能学习者为目的,广泛涵盖了艺术、人文、科学、科技等跨学科领域,致力于为乡村学童的未来激发出更多的可能性;同时,通过“营地”这个社区的建立,为儿童提供安全表达自我的空间,引导儿童与导师和朋辈营员建立更深度的联结,进而弥合家庭教育中心灵关怀的不足,推动乡村儿童的社会化成长。


种太阳将夏令营参与者统称为“志愿者导师”。而在孩子们口中,这些平均年龄20岁左右的导师是“很厉害的哥哥姐姐”,有的会自己写歌,有的对乐器信手拈来,有的能做出高难度舞蹈动作。


7.jpg


孩子们贩卖自己制作的画作和手工品


“哥哥姐姐”与孩子们一道探索科学、科技、建筑、音乐、舞蹈和美术,也悄然间开启了一段美妙经历:


比如,亲手搭建属于自己的建筑物和“小王国”,领悟到“建筑原来是一门精细的学问”;


比如,在群山之间起舞,在节拍里探索街舞、现代舞的不同感觉,用身体感知“舞蹈能带给自己的快乐”;


比如,去田野里采风,用录音师的专业设备听蝉鸣、听花开,用树叶创造出旋律,发现“原来每片树叶都有自己的声音,这或许就是音乐的奥秘”;


比如,创造一只粘粘怪,感知物质三态转化间的微妙,不断发觉“科学原来这么有魅力”;


6.jpg


音乐工作坊:用自己制作的尤克里里弹奏


比如,像中学时的交换日记一样,每天孩子与导师记录下对彼此的感受,把每一晚都变成“Dear time”;


以及,在盛大的嘉年华中欢聚、拥抱、流泪,也学习告别。


“有时浓雾遮住了太阳,


但知道在世界的另一端还有你,


就不需要彷徨。”


在营期的15天里,有些孩子的变化相当大:有人从不敢迈出一步的舞蹈小白变成了表演的C位担当,有人从躲在角落里的羞涩女孩变成了主动在结营大会发言的小小代表,有人开始对绘画充满信心……


杨洛是一个性格孤僻的男孩,曾有过和同学打架的经历,许多人都担心他在夏令营的表现。导师为了能让他更加融入,特意从破冰游戏开始,就让他担当起了保护者的角色,需要时刻照顾和带领其他营员。后来让导师都吃惊的是,洛洛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善良乖巧,乐于助人,只是依然不善言辞。但结营的时候,他突然提出,他想要给自己的资助人写一封信以表感谢。


随着相互了解的加深,孩子们变成了志愿者导师口中“我的崽”、“我男神我女神”。


有时,孩子们会向导师袒露心声,从青春烦恼到家庭问题,比如:“不知道我爸爸现在正在外面做什么?是在干活?还是在睡觉?我希望他在睡觉。”


孩子们用善良、乐观和创造力让许多志愿者倍受鼓舞。


有人说:“原以为孩子们都是坚硬的石头,很难温暖;但没想到他们是如此的乐观,好像给一点点阳光就能融化。”


5.jpg


趣味奥林匹克


“原来公益是互相给予的过程。”


仪陇营的营长霍森林认为,孩子们为志愿者带来的成长,甚至比志愿者为孩子带来的启迪更多。


有一次,志愿者钟子航为孩子们的顽皮,内心感到生气,当天她发现一个孩子在日记里画了个鞠躬的小人,孩子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她道歉。


“我感动坏了!也为我这些天发过的那些小脾气感到特别抱歉。”


志愿者孙泽杭也有类似的经历。一个叫梦涵的孩子在日记里提醒他:“泽杭哥哥不要板着脸了,担心你会折寿哦!”他有点无奈,天生冷脸的自己,就算高兴极了也是这个样子。没想到接着几天,梦涵每次见到他,都会把两根手指放在他的嘴角,“强迫”他作出笑脸表情,说:“泽杭哥哥你要笑啊。”她希望“泽杭哥哥”开心起来。孙泽杭屈服了,一见到梦涵就让自己笑,到后来每天脸上都带着无所顾忌的笑,城市生活里的最后一丝防备和小心都被卸去,他仿佛也回到了童年。


泽杭发现,原来公益是互相给予的过程,付出时也要去感受孩子们对你的关怀,去接纳,去理解。


每个乡村儿童,


都需要一堂财商课。


在仪陇的第二个夏天,种太阳尝试为孩子们带来更多新鲜的玩法。


种太阳与卓尔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嘉石榴公司共同打造了一堂财商课。在课堂上,孩子们会通过数字感知、互动买卖游戏等形象化的方式了解理财这回事。第一次玩大富翁的时候,孩子们或是过于谨慎,一块土地都不敢购买,迟迟不见收益;或是“挥金如土”,买满整张地图,最后惨遭“破产”。后来玩第二次、第三次,他们便理智了许多,最后每个人都拥有一定数量的土地。在买卖的过程中,慢慢孩子们的观念里,从只有花钱和赚钱的二维线性印象慢慢被塑造成了赚钱-理财-花钱的三维立体概念。


来自武汉大学法学院的孙泽航,则把“模拟法庭”带到了夏令营中;他撰写了十余页的剧本,供孩子们扮演原告、被告、审判长等角色。他注意到,许多孩子相当入戏,辩论起来极为动情。


在游戏中,那些扮演被告、辩护人、监护人的孩子们,通常需要朗读这样一段台词:


「被告:法官大人,我只是抢了一部手机,只卖得300元,判两年以上,我认为判的太重了。


公诉人:抢劫不是以数额的多少来定罪的,而是根据犯罪的情节、是否使用暴力以及被害人受伤的程度来量刑的。而你们在抢劫过程中将被害人打伤,足以符合量刑标准。」


这样的台词、情节和发生缘由,在近些年的社会新闻中并不少见。用一个相当严肃地法庭和贴近生活的角色扮演,来做普法教育,或许会有更深的教育意义

饶胜是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的项目负责人,也是与这些孩子日常接触最多的人之一。在他看来,向乡村儿童普及法律知识和理财意识都极为重要,大部分孩子不知何为违法,也不知何为合法权益被侵犯。他也曾尝试请专业人士向孩子们普及法律常识,但他不确定孩子们是否能完全理解,“孩子们太小了,这样互动的模拟游戏更能让他们体验、投入。”


[NextPage]


公益是一次次把理想变成现实的过程


这是“种太阳2.0模式”的第三年。


在仪陇,种太阳带着孩子们亲手搭建出一个个2米高的部落帐篷,尝试着用街舞、配音等各种趣味启蒙小组,让孩子们接触到更多兴趣爱好,也试着让课程的互动与体验感更强……如何能让孩子们在营期内收获更多,对于种太阳而言,是一件不断在探索的事。


在结营时,每位志愿者都会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认为短期支教是利是弊?”


这算是短期支教的“大哉问”。打开百度搜索,你会看见形形色色的观点,有人认为短期支教只是自娱自乐,也有极端观点认为这一形式会给孩子带来情感伤害。


作为仪陇夏令营的主办方,县关工委的常务副主任同时也是乡村发展协会秘书长的高向军对此别有观点。在她看来,为孩子们开设短期的夏令营,是一种必然之需。多数事实孤儿都寄宿在学校,在假期时他们身边往往无人陪伴,“连不会做的暑假作业都不知道问谁”。


因此,仪陇县关工委、仪陇县乡村发展协会每年都会为他们开设公益夏令营,内容从课业辅导、兴趣教育到生活习惯养成。高向军说:“接触到种太阳后,我才发现夏令营还可以这么做,我想让做专业的营地教育的人来试试。”


而每个志愿者的答案都不尽相同。


相长君认为:“我们教不了他们太多知识,能提供的更多是陪伴。用1:5的导师营员配比,让他们感受到一种比学校的师生关系相对更加有安全感和归宿感的关系,同时让他们发现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的可能性。”


4.jpg


小怪兽和营员


方星宇则用一种诗意化的方式给出了答案:“阳光不一定会洒落在此时此地,它或许在未来的某一个黑暗时刻降临,那束光会照亮孩子们的生活。”


事实上,类似的问题在种太阳的发展中也常被问及:“你们到底有什么用?两三周的时间到底能做什么?”或者更具思辨更具建设性的问题:在中国,针对乡村留守儿童的短期社会化教育应如何展开?


种太阳的答案通常是:“教育是个长期的过程,我们相信播种的力量。”种太阳希望从暑期夏令营开始,打开乡村儿童的另一个世界的窗口,让他们有做梦的勇气,有仰望星空的力量。就像他们在宣言里所说:“公益是一次次把理想变为现实的过程。”


或许,改变已经发生。阳光,正等待着洒落在更广袤的土地上。(文中营员名称为化名。)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08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