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农历 十一月初四
本网热线:

新闻热线:028-86522086

电子邮箱:zggamt@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

解决儿童关爱保护“最后一公里”问题


来源:四川日报      发布时间:2018-6-22 10:54:22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亿万儿童能否健康成长,关系到国家的前途命运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四川省一直高度重视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特别是自2010年建立孤儿保障制度以来,儿童福利范围不断拓展,已从孤儿扩大到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当前,全省共有农村留守儿童75.4万人,低保家庭儿童57.5万名,特困儿童0.87万名,孤儿近2.6万名,儿童关爱服务对象居全国前列。


  根据国务院工作要求,2016年四川省连续出台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实施意见,为全省的儿童工作提供了政策支持。省、市(州)、县(区)三级全部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将教育、公安、卫计、团委等30个部门纳入联席会议制度范围,实现了资源整合和部门统筹。同时,进一步强化家庭主体责任,落实县、乡两级政府和村(居)委员会工作职责,全省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机制已全面建立。全省已建成儿童之家3.5万个;建有儿童福利院55所,共有儿童床位1.2万张;建有未成年人保护中心120个;儿童福利服务指导中心204个,在乡镇、村(居)一级配备儿童福利督导员或儿童主任4万余名。孤儿基本生活保障制度自实施以来,已连续4次提高最低保障标准,分别从最初的600元/人/月和1000元/人/月提高到当前的810元/人/月和1300元/人/月。特困儿童最低供养标准每人每月已提高到400元至600元。通过不断加强政策创制、连续提高保障标准、持续加大资金投入、完善优化运行机制等措施,全省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水平稳步提升。


  统筹协调


  率先在全国建立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机制


  今年“六一”儿童节,眉山市东坡区举行庆祝“六一”国际儿童节暨困境留守儿童大礼包发放仪式,孩子们得到了珍贵的节日礼物,开心极了。该活动通过链接社会力量,切实解决困境留守儿童实际困难,满足困境儿童和家庭现实需求。民政部门还呼吁,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关心支持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以各种方式、从多种渠道关心、支持儿童工作,为儿童的健康成长撑起一片爱的蓝天。


  为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今年四川省将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纳入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范围,拓展了联席会议工作对象,并将农村留守儿童联席会议调整为四川省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联席会议,全面推进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协调发展。据悉,此举为全国率先,受到民政部的肯定。


  新的联席会议制度的主要职责是:在省政府的领导下,统筹协调全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研究拟订政策措施和年度工作计划,指导各部门开展工作。加强政策衔接和工作对接,完善关爱服务体系,健全救助保护机制。督促和检查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相关政策的贯彻落实,及时通报工作进展情况。完成省政府交办的其他事项。按照省政府的要求,30个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在履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职能的同时,也需承担困境儿童保障工作职责,关爱保护保障工作对象实现全覆盖。


  通过近几年努力,四川省加强政策指导,对儿童基本生活、学习教育、医疗康复等方面工作做出了明确规定,为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撑,儿童关爱保护保障工作体系初步形成。


  相伴成长


  解决儿童关爱保护“最后一公里”问题


  6月1日起,全省“明天计划”项目新增定点医院工作正式启动,需要体检和手术治疗的患病孤儿可在全省211所定点医院之间自由选择,全力保障孤儿的就医选择。“明天计划”定点医院扩容实现了全省县级以上定点医院全覆盖,是四川省切实解决孤儿医疗保障问题的一个重大政策举措。


  “明天计划”是民政部于2004年5月启动的“孤残儿童手术康复明天计划”,用福利彩票募集的资金为具有手术适应症的残疾孤儿实施手术矫治和康复。救治对象是录入儿童福利信息系统的0到18岁孤儿,救治范围是孤儿所患当前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的各种疾病。


  作为联席会议牵头部门,民政部门积极组织教育、公安等8个部门,紧紧围绕农村留守儿童监护问题,大力推动开展无户籍儿童户口登记、落实监护责任、加强控辍保学、维护儿童合法权益等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截至目前,全省1.5万余名无户籍农村留守儿童落实了户口登记。近2000名失学辍学儿童实现返校复学。1.8万余名失职父母受到批评教育,数十名父母受到治安管理处罚,近10万名无人监护儿童和父或母无力监护的农村留守儿童通过委托监护、机构临时监护等措施,全部落实了监护责任人。75万余名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全部录入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和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了动态管理。各地农村留守儿童全部签订《农村留守儿童委托监护责任确认书》,实现了监护责任全覆盖。


  在做好救助保护工作的同时,各级民政部门主动作为、积极行动,不断强化儿童的基层基础工作。通过“蓝天计划”、民族地区全覆盖等项目,着力加强儿童福利机构体系建设。目前,全省共有儿童福利院55所,床位1.2万张,有力保障了全省儿童集中供养的床位需求。大力推进基层儿童工作队伍建设,全省在乡镇和村(居)一级配备了4万余名专兼职的基层儿童主任(督导员),推动解决儿童关爱保护“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点击】


  成都:康复救助努力为孩子创造光明美好明天


  今年“六一”儿童节,省民政厅和成都市民政局在成都市儿童福利院举办了“儿童福利机构开放日”活动。利用这个孩子们的节日,通过开放日主题活动,让广大市民了解儿童福利机构的运行情况,参观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加深对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认识。


  “通过开放日活动,我们希望社会各界进一步关心、关注、关爱孩子们的健康成长,一起携手为我省儿童福利事业做出一份努力。”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在活动现场表示。


  成都市儿童福利院是一所以收养孤儿、弃婴为主要对象,兼医疗、康复、特殊教育、护理为一体的儿童福利院,现收养18周岁以下孤弃儿童近500名,拥有床位500余张,从事医技、护理、康训、特教、管理人员有200多名,是我省规模最大的一所儿童福利机构。成都市儿童福利院一直致力于机构供养儿童的康复救助工作,在康复的介入和治疗下,残疾儿童的肢体功能得到最大程度恢复,儿童的语言、认知等方面得到有效促进和发展,极大改善提升了孤残儿童的生活质量。


  国国(化名)是成都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名脑瘫患儿,今年15岁,已在儿童福利院生活了11年,他阳光帅气,脸上总是洋溢着笑,但谁也没想到这就是11年前那个完全无法站立和行走的小男孩。现在国国就读小学五年级,每天和健全的小朋友一起背着书包上下学,自己进出食堂,生活完全自理。


  国国的成长变化只是全省儿童福利院内诸多脑瘫患儿的一个缩影。全省各级儿童福利院一直坚持“儿童优先”和“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工作理念,以教育为主线构建保教结合、医教结合、康教结合、社教结合的特殊教育体系,通过康复医疗救助、社会工作介入让儿童身心得到全方位的发展,努力为孩子创造一个光明美好的明天。


  遂宁市安居区:村(居)委员会儿童主任全覆盖


  “童年,是一抹遥远的回忆,是一张单色的宣纸;童年,是一首欢乐无忧的歌,是一幅黑白分明的水墨画……”5月31日,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中心小学庆“六一”活动上,五年级二班的小静(化名)和同学们深情朗诵《水墨畅想》,小脸上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12岁的小静和奶奶相依为命,是留守孩子。她母亲在她两岁时就离家出走,至今没有消息,父亲外出打工,一年甚至两年才回家一趟。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的小静特别胆小、自卑,刚读小学时,她根本不和同学交流、玩耍,也不看老师的眼神。“看见同学的爸爸妈妈来接,她总是远远地看着,一脸羡慕。”小静的语文老师补梅说。


  像小静这样父母不在身边、和祖辈一起生活的留守儿童,东禅镇中心小学有800多人,占全校总人数的一大半。为关爱这些特殊的孩子,学校设立了留守儿童之家、亲情电话,开展关爱明天特殊班会,并推出校园卫士亲情卡,孩子们的老师还承担了“临时父母”的职责,除教学习之外,还要教生活、教习惯。通过学校、老师、社工和同学们的帮扶,现在的小静学习努力上进,与人交流也越来越自信,最近一次语文半期考试还名列全班前十名。


  作为丘陵地区的安居区,有留守儿童8991人。为了给他们更多关爱,安居区民政局大胆探索,在制度建设、机构建设、资金投入、人员配备等方面狠下功夫,形成“1234”工作模式。安居区还建立了区级留守儿童关爱基金,今年共筹集关爱基金50万元;政府通过购买服务,为留守儿童开展心理疏导、关爱帮扶等活动,依托日间照料中心、村级活动场所和各中小学校,建立了多个“留守儿童之家”“青少年观护帮教基地”,开展各类主题活动。今年,该区还投入600多万元,在471个村和53个社区聘请了儿童主任,为留守的孩子们撑起“关爱保护伞”。


  安岳县:积极创建儿童关爱保护保障示范县


  今年3月,根据民政部、省民政厅统一要求,安岳县正式启动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示范县(区)创建活动,努力构建与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儿童福利保障制度,全力提高全县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保护保障水平。


  县上专门成立了由县长任组长,组织部长、副县长任副组长,民政、教育、公安、卫计等13个部门参加的创建工作领导小组。同时,要求各乡镇、县级有关部门要把示范活动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建立相应创建领导机构,做好动员部署,抓好跟踪问效,形成上下衔接的工作格局,使示范活动成为推动工作的有力抓手。围绕“领导协调机制”“经费保障机制”“基本权益保障”“救助保护机制”“能力建设”等五个方面的创建要求和指导标准,安岳县下发了《创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示范县工作责任分解表》,确保部门职责清楚。


  该县在儿童之家建设、基本生活保障、购买社工服务、个案评估帮扶等方面,通过安排财政资金、筹集社会资金等多个渠道,落实创建资金260万元,为创建活动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


  安岳对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家庭的困境儿童在高标准、高档次的基础上再增加调节金20元,以后逐年增加。为县儿童福利指导中心和县未成年人保护中心配备5名儿童社工,10个中心镇各配备1名儿童社工,加强专业指导。同时要求各乡镇党委、政府及县级有关部门严格工作要求,坚持“民政为民、民政爱民”的工作理念,使创建示范活动成为落实政策措施、解决实际问题和健全工作机制的有力抓手。


  【人物】


  叶红:因为她孤残儿童的母爱不残缺


  妈妈是伟大而神圣的称呼,饱含了子女对母亲的敬爱。今年50岁的乐山市儿童福利院一线护理员叶红,不仅是自己女儿的妈妈,还被上百名孤残儿童亲切地称为“叶妈妈”。20年来,叶红把爱都倾注在孤残儿童身上,养育孤残儿童近百人,为他们填补了残缺的母爱。2014年,叶红荣获乐山市“最美妈妈”称号。


  1985年,17岁的叶红通过考试到乐山市社会福利院工作,从事老人护理,后因工作细心和有耐心,2000年调整到乐山市儿童福利院工作,照料孤残儿童的日常生活。


  残疾弃婴进入福利院时,有的还脐带未干、体质虚弱,吮吸能力差,喂养相当困难,叶红就小心地用滴管将牛奶一滴一滴滴入孩子嘴里;炎热的夏天,她还常常摇着扇子,为孩子们驱赶蚊子,守候他们进入梦乡;寒冷的冬天,害怕幼小的婴儿冻着,她就整夜抱着孩子入睡,用自己的体温给孩子们取暖;有空的时候,她会带领幼儿组工作人员为孩子们编织毛衣、毛裤,把对孩子们的爱一针一针织进衣服里;为了让孩子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她还把孩子们轮流带到自己家里,陪他们玩耍、做游戏、讲故事、一起做美食,把爱的种子播撒在他们心中……


  一批批孩子们长大了,开始出去谋工作求生活。孩子们依然想念“叶妈妈”,他们有心事有烦恼还要向“叶妈妈”倾诉;叶红也牵挂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宝贝们。于是,孩子们每年春节都在叶红家里团圆一天。今年春节也不例外,叶红准备好水果和零食,和她的“孩子们”又团聚在一起。


  叶秀娟:用青春年华谱写爱的乐章


  “二姐,我明天考体育,好紧张!”5月7日18时许,一个小女孩一进福利院就径直找到叶秀娟,向她倾诉。俩人“咬了一会儿耳朵”,叶秀娟告诉她好好考,并承诺考完带她出去跳舞放松。得到鼓励后,小女孩这才欢快地道别。


  小女孩口中的“二姐”正是内江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叶秀娟。在福利院工作19年来,经叶秀娟亲手照料的孩子超过300名,其中一个,还被她带回家抚养,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大学生。熟悉“二姐”的人都知道,她至今未婚。她把19年的如歌年华都献给了儿童福利院,用自己的青春换来了孤残儿童的未来。


  近日,内江市儿童福利院5名孤(弃)儿学生分别被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等院校录取。“他们考试那几天,我整晚翻来覆去睡不着。”在叶秀娟看来,孩子们的成绩与他们的努力密不可分,也凝聚着全院职工和社工们的爱心呵护。2012年以来,该院先后累计38人次共27名孤儿考入天津理工大学等院校。


  【链接】


  近年来,四川省民政部门对儿童福利机构硬件投入不断加大,生活保障标准持续大幅提升,特别是在教育方面,对已成年但仍在就读的学生,民政部门继续发放基本生活费,确保孩子学习不受影响。联合教育、残联等部门,建立了教育保障政策,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龄前孤儿到学前教育机构接受教育的,及时予以资助。将义务教育阶段的孤儿寄宿生全面纳入生活补助范围。在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高等职业学校和普通本科高校就读的孤儿,纳入国家资助政策体系优先予以资助;具备条件的残疾孤儿,及时安排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不适合在普通学校就读的残疾孤儿,安排到特殊教育学校就读;不能到特殊教育学校就读的残疾孤儿,由儿童福利机构设立特殊教育班或特殊教育学校,提供特殊教育。全省儿童福利工作也逐步从传统的“衣食住行医”基本保障,向改善、提升儿童心智健康和社会适应能力转变。 (丹童 赵义)


主管: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主办:关爱明天杂志社 版权所有:关爱明天网 Copyright © 2015(www.zggam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来源为关爱明天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关爱明天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8-86522086

备案号:蜀ICP备16015725号 川新备16-00006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